ad
当前位置: 主页 > 丹阳瑞光光伏 > 正文

夏初遇见爱:库尔德油气:半自治下的困局与未来

2018-11-26来源:八窝光伏网 点击:
ad

库尔德是伊拉克人心中的天堂。但是丰富的石油资源、错综复杂的民族宗教问题让这里常年处于动荡之中。半独立状态下蹒跚前行的库尔德油气工业能实现库尔德人的“大国梦”吗?

库尔德油气工业概况

库尔德地区(Kurdistan Region)位于伊拉克北部,油气资源十分丰富。从储量的角度看,根据自治政府数据,占伊拉克国土面积十分之一的库尔德地区的证实原油可采储量约为450亿桶,约占伊拉克全国的三分之一,与全球排名第九的利比亚水平相近;伍德麦肯兹全球油气数据库则估测,截至2016年1月,该地区油气气的剩余商业可采储量分别为49.47亿桶和12.8万亿立方英尺,合计约为72.02亿桶油当量。

从开发的角度看,库尔德地区油气生产面临的自然条件较为严苛。首先,该地区地理条件较为复杂,地形以山地为主;其次,该地区地质条件较为复杂,储层以裂缝碳酸盐岩为主;再次,该区域油气资源品质相对复杂,以重油和高含硫油气为主。2015年,库尔德地区原油产量约60万桶/日,管道出口的原油峰值约60万桶/日,除了本地区Taq Taq和Tawke两油田产量外,另有30万桶/日的外输原油来自基尔库克地区油田,包括由中央政府北方石油公司控制的Shaikan油田16.5万桶/日的产量,以及在2014年6月库尔德自由军从伊斯兰国恐怖势力(ISIS)手中夺回的原属于中央政府控制的Avanah和Bai Hassan两油田13.5万桶/日的产量。

从财税政策上看,库尔德地区现有合同条款对外国公司相对优惠。与伊拉克中央政府采用的技术服务合同不同,库尔德地区现行合同类型主要以产量分成合同(Production Sharing Contract)为主,合同条款包括五大方面:一是油气勘探开发项目都要向自治区政府缴纳10%的资源税;二是约定原油项目成本回收上限为40%,天然气项目成本回收上限为50%,且可回收成本包括油气项目的勘探投资、开发投资和运营费用等;三是明确了合同双方基于衡量项目利润的“R因子”来确定利润油分配比例,规定“R因子”等于累计收入除以累计成本,“R因子”越高,石油公司可分配利润比例越低;四是自治区政府在油气项目中必须持股20%-25%且不履行投资责任;五是规定油气项目收益在缴纳所得税后,还需向自治区政府缴纳基建补偿费(Infrastructure Capacity Payment),提交比例与利润油分配比例挂钩,一般为利润油比例的30%-40%。

半自治下的困境:与中央政府关系恶化严重影响上游油气发展

2014年底,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自治区政府达成长期协议,约定从2015年开始,库尔德地区每天将55万桶原油通过伊拉克国家石油销售经土耳其杰伊汉港口出口国外;作为回报,中央政府恢复将国家财政预算的17%划拨该区。然而,2015年上半年,双方协议破裂,其主要原因是双方在通过库尔德地区管道外输原油的份额及其相关收益上存在争议。库尔德地区认为,基尔库克地区Avanah dome油田接近10万桶/日的产量不应计入中央政府的外输份额并获得收益,中央政府输入管道原油的份额只能是由中央政府控制并负责组织开发的油田产量;此外,中央政府约定给库尔德地区的财政预算也没能足额支付。但伊拉克中央政府官员则表示,协议破裂是因为库尔德地区向国家石油销售系统(SOMO)输油太少的缘故。2016年初,伊拉克石油部宣布,停止将Shaikan油田16.5万桶/日的产量接入自库尔德地区外输管道,使双方关系进一步恶化。

库尔德地区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关系持续恶化已从三个方面严重影响当地石油工业发展:

第一,中央政府减少甚至取消支付给库尔德自治区政府的拨款将导致库区财政捉襟见肘,而此次石油部取消占库尔德地区外输总量四分之一的原油接入,更将使该地区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根据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官方统计,2016年第一季度该地区月度财政赤字约4.6亿美元,已接近公共支出的50%。为缓解较为严峻的财政状况,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已采取多项改革措施,包括降低压缩财政支出以及提高非油气政府收益比例等,但在短期内均未取得明显效果;库尔德自治区政府还采取了类似“原油换贷款”的措施,通过签署原油销售协议,提前从买家预支货款,其中,2016年2月和4月,自治区政府分别从土耳其国家石油公司和国际能源巨头嘉能可预支了5亿美元和3亿美元,但此项措施也为自治区内油气工业中长期发展增添了负担。

第二,财政状况吃紧导致库尔德自治区政府无法按时向在本区域作业的国际石油公司支付分成收益款,其中,仅2015年上半年,自治区政府就拖欠挪威DNO公司、土耳其Genel能源公司和Gulf Keystone公司等的分成收益款超过16亿美金。一方面,拖欠国际石油公司收益款项已造成部分与外方合作的油田出现经营困难,包括Taq Taq油田和Tawke油田在内的库尔德地区主力油田都已面临境外作业者因资金不到位而降低投资的问题,未来可能直接导致产量及对外出口量的下降以及开发维护不足等。另一方面,自治区政府拖欠国际石油公司分成收益款的事实,也将影响计划对该地区进行油气投资的其它国际石油公司的决策。

第三,由于与双方关系持续恶化,伊拉克中央政府石油部已决定在2016年继续实施制裁禁令,将参与库尔德地区油气投资的境外石油公司排除在伊拉克中央政府实施的新一轮油气招标之外。这将迫使国际石油公司在两者间进行权衡,客观上降低了参与库尔德地区油气勘探开发活动的吸引力,同样对其油气工业发展产生了较大的不利影响。

豪赌未来:国际石油公司的选择

尽管伊拉克中央政府坚持对参与库尔德地区上游油气经营的国际石油公司实施制裁,且自治区政府由于财政吃紧,常有拖欠收益款项的行为,但仍有大量公司垂涎于该地区丰富的油气资源,毅然选择继续投资库区油气来豪赌未来。从石油公司的类型看,埃克森美孚、道达尔和雪佛龙三大国际石油巨头在库尔德地区内都拥有较大的勘探面积。其中,埃克森美孚公司在该地区拥有接近2800平方公里的勘探区块;雪佛龙和道达尔公司在该区域内的勘探面积也分别达到1400平方公里和1300平方公里。此外,土耳其能源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韩国国家石油公司和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等国家石油公司以及马士基油气、马拉松石油、塔利斯曼和MOL等大中型国际石油公司等也都积极参与库尔德地区的油气勘探开发和其它生产经营活动。

从国际石油公司从事勘探活动的角度看,自从2006年以来,随着国际石油公司不断增加在库尔德地区的勘探活动,该地区的勘探井数量持续增长,勘探发现的油气储量也显著提高,目前通过勘探活动发现的合计油气储量已超过70万桶油当量。由于国际石油公司现阶段获得油气发现后对储量的评价工作尚处于初级阶段,因此预计未来该地区油气储量规模可能大幅上升。此外,当前国际石油公司在库尔德地区的勘探活动普遍处于合同的早中期,其获得勘探许可中仍有大量面积尚未完成工作量,所以为了获得更多油气突破的可能性较大,也将导致该地区的油气储量规模进一步提高。

从国际石油公司从事开发的角度看,土耳其能源公司、韩国国家石油公司等国家石油公司和挪威DNO公司、日本商船三井、美国HKN能源等大中型国际石油公司都在库尔德地区拥有较大的开发区块,其中土耳其能源公司拥有开发区块面积最大,超过1500平方公里。2014年6月,伊斯兰国恐怖组织逼近库尔德周边地区,造成安全局势紧张,一些国际石油公司将部分员工撤离了该区域,但并未对油气开发造成实质性影响;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末,上述石油公司已基本重返该地区作业。

独立之路:未来会好吗

伊拉克石油部宣布停止将Shaikan油田产量接入库尔德地区外输管道的决定在自治区内再度引发争议,部分政治势力强烈呼吁加强推动库区独立。其中,库尔德民主党内部分成员认为,此次停止输油事件再度反映出伊拉克中央政府对库尔德地区的不诚信;库尔德地区的未来不应该依托在伊拉克中央政府的财政拨款上,只有实现本地区政治、军事与经济的独立,才能有效的保障地区与居民的长期安全。从现阶段经济发展现状看,尽管自治区政府已采取多项措施提升非油气工业在保障财政收入中的比例,但效果远未显现。因此,一旦库尔德地区寻求独立,油气出口仍将是该地区获取稳定财政收入的唯一途径。而在低油价和区域地缘风险相对较高的形势下,仅靠自身的资本和技术水平,库区政府难以实现地区内油气产量的跨越式发展。因此,只能通过进一步开放其石油工业,加快引进国际石油公司合作经营来提高油气储产量水平。预计库尔德地区未来将从三个方面进一步对外开放其石油工业。一是将组织新一轮区块招投标;二是将优化对外合作财税政策,适当降低合同中的政府权益比例;三是将不断加强与国际石油公司在勘探开发技术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综上分析,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储量丰富,对外合作财税条款相对优惠,且上游工业处于相对缓慢发展的早期阶段,在技术上非常适宜进行投资合作;但考虑到其与伊拉克中央政府持续恶化的关系以及中央政府的制裁措施,在此地区实施上游油气投资则需要审慎权衡。

对于我国石油公司而言,在技术层面,应动态关注并合理把握库尔德地区相关投资机会。一是要密切关注未来库尔德地区对外油气合作条款变动调整和勘探、开发区块的招投标情况,动态跟踪可能出现的投资机会;特别要发挥现有参股Addax公司Taq Taq油田项目部的“前哨”作用,加强与库尔德政府的联系,收集各类信息,做好投资准备。二是要充分利用现有资料特别是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及振华等公司在伊拉克经营项目积累的有关资料,在最大范围内对该地区未来可能出现的对外合作项目进行评价和优选。在战略层面,应站在保障国家油气安全的高度统筹协调参与库尔德自治区和伊拉克其它地区的油气合作。首先,依托“一路一带”国家战略,从“战略合作”的高度统筹协调我国与伊拉克中央政府以及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在政治、经贸、能源和文教等多个领域的全面合作,“搁置争议,互利互惠”,为进一步参与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合作创造机会。其次,由国家协调各大石油公司分区域参与对伊拉克上游油气合作,规避制裁风险。建议我国各大石油公司在现有合作项目基础上,根据参与伊拉克油气合作的位置进行分区,分别寻求与伊拉克中央政府以及库尔德自治区政府的合作,尽可能的获取更多油气合作机会,保障国家能源供给安全。

------分隔线----------------------------
ad
推广信息
ad
ad
头条新闻
ad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
ad
文章推荐
ad